www.efyg.cn武威创新内容哪家比较好参考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第三百零一章 磅礴大雨

时间:2022-09-19 06:27:06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www.efyg.cn武威创新内容哪家比较好参考网
438********网****人间最得意(平生未知寒)第三百零一章 磅礴大雨****阅读,所有****均免费阅读,努力打造最干净的阅读环境,24小时不间断更新,请大家告诉更多的****

        自从六千年前的那场人妖两族大战之后,剑士一脉开始凋零之后,野修一脉尚未有半点起色之前,山河里的修士的打斗,大多是用法器对轰。
        简单直接,拼法器也拼修为,绝对的实力便是取胜的关键。
        但显得有些乏味。
        一场战斗应该包括这些,但绝不仅仅限于这些而已。
        谢淮阴是一位正统的儒教修士,但或许是因为在江湖里待得时间太过漫长,因此动起手来,更有武夫的韵味,他的本命法器不是琴棋书画这类的东西,而是那一杆银枪。
        修士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与人近身搏杀,所以不会想着用刀枪剑戟这样的东西当作法器,可现如今,谢淮阴不仅本命法器是一杆银枪,也在与厉安近身厮杀。
        只是厉安手持长鞭,也不愿意谢淮阴与他距离太过接近。
        其实这次入宁府城的三位修士都是太清境,论境界修为,差距不大,但要是论战力,温白楼绝对能力压其余两人,毕竟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战将,不管是对于形势的判断还是那股悍不畏死的气势,都并非其余人能够比拟的。
        而作为武宁府主的谢淮阴比起这三人,其实境界并不占优,可是本身便有一股用北海一座江湖二十多年打磨出来的天下第一的气势,因此直到现在,厉安都不曾占到半点好处。
        反倒是一直被谢淮阴压制。
        厉安神情古怪,他与温白楼一般,只是因为这位武宁府府主不过是因缘际会得到****秘籍,方才跨入了修行大道,因此一直觉得这位北海天下第一,不过如此,才敢如此托大,趁温白楼和姜酆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先下手为强,可谁知道,谢淮阴不仅难缠,似乎还在告诉他,稍有不慎,自己甚至还会命丧当场。
        借着磅礴大雨,厉安伸手抹了一把脸,手上长鞭遥遥向前击出,如同一条灵蛇穿过雨幕,这一次想要缠绕的是谢淮阴的脖子。
        手提银枪的谢淮阴冷哼一声,大步踏出,他踩着长街上的积水,只是脚尖轻点,身形飘然而掠,若不是雨水已经将他的衣衫打湿,仅凭这一手,便当得风采依旧的说法。
        长鞭上的磅礴气机如同惊雷,在谢淮阴耳旁炸开,顺带着许多雨滴袭向谢淮阴,谢淮阴微微皱眉,身形一顿,脚踏墙面,躲过这些雨滴,雨滴溅射到墙面,留下深浅不一的坑洞。
        长鞭如约而至,倒像是被公子哥遗弃的良家****,不离不弃!
        谢淮阴持枪一挑,挑飞那条长鞭,随即一枪刺出,在厉安回神之前,却收枪而返,这还不算完,等到谢淮阴一脚蹬在墙壁上的同时,整个人快速撞向厉安。
        长枪枪尖指向的便是厉安心口。
        若说之前长鞭如灵蛇吐信,现如今银枪便是如游龙入海,两者之间,差距不下。
        厉安脸色大变,急忙收回长鞭想要护住身前,可在缠绕住银枪之后,谢淮阴没有半点慌张,只是硬生生扯着银枪往后而去,银枪脱手,连带着长鞭也是如此。
        厉安顾不得虎口迸裂,此时就要往一旁躲去,可谁知道,就在这片刻之间,谢淮阴已经屈膝撞向了厉安的小腹。
        厉安脸色瞬间煞白,可是人尚未倒飞出去,便被谢淮阴再拉住一条胳膊,硬生生又被他一拳打中心口。
        雄踞北海江湖武道榜首不知道多少年的谢淮阴这一拳,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哪怕对方也是一位修士。
        一拳下去,打得谢淮阴的胸膛凹陷下去,而在后背凸出一块。
        谢淮阴神色漠然,放开拉着厉安的手,那只手则是一拳打向厉安的太阳穴。
        轰然作响。
        山上修士为何忌惮剑士,现如今又为何贬低山河之中的野修,其中缘由想来也该有野修善战一说吧。
        同境之争,三教修士若是被谢淮阴这种精通近身厮杀的修士近身,只怕比厉安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再给这个已经毙命了的修士补上一拳,谢淮阴这才随手将尸首扔出,有些疲惫的站立在长街上。
        ****并不轻松,看起来他并未受什么外伤,但此刻灵府翻腾,气机几乎枯竭,此刻别说来一个太清境,即便是来一个青丝境,谢淮阴只怕也要慎重对待。
        去拿回那杆银枪,用脚将长鞭踢开,谢淮阴就要转身走回武宁府。
        他得到的线报是有三位修士共同入城,现如今不过****而已,只是想着剩余两人多半是要分出生死,他便觉得好笑。
        两个国都没有了的丧家犬,还计较这些做什么 ,
        你温白楼是昔年的楚国第一名将不错,又是一位沙场万人敌,可又如何,楚国现如今都变成了梁溪治下的楚州,楚国百姓都已经成了梁溪人,你还揪着不放是为什么,
        不觉得是个****,
        念头一起,思绪便有些发散,或许是因为如此,那个悬剑少年在他身前五十步之内以后,才被他发现。
        谢淮阴提着银枪,看着那个不多不少正好在他身前五十步悬剑少年,面色淡然。
        眼前那人也是一位修士,只是悬剑,有两分剑士的味道。
        只是让谢淮阴忌惮的不是他,而是在远处百步左右,背负剑匣,撑着油纸伞的青衫年轻人。
        少年是常临,年轻人是李扶摇。
        两人都是剑士。
        站在原地,常临开门见山说道:“秘籍,常家。”
        谢淮阴皱了眉头,很快想起那桩陈年旧事,如果没有当初那件事,他甚至可以拍着胸脯说,我谢淮阴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做过半点亏心事,可那件事,却的的确确是他做的,即便不是他的本意。
        实际上连常临都是他放走的。
        谢淮阴问道:“你便是当初那个孩子,”
        常临没有说话。
        谢淮阴忽然转头对着某处行礼,轻声道:“先生,拜托了。”
        有个头发花白的年迈儒士其实早就到了这里,只是一直在一处屋檐下喝酒,此刻听到谢淮阴开口,才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远处撑伞的青衫年轻人。
        老儒士讥笑道:“哪里来的小猫小狗,”
        李扶摇看着那个老儒士,有些无奈,运气真的有些差了。
        还有一个太清境,
        ——
        宁府城外城,磅礴大雨之中,有个中年男人从魏府走出,来到长街上,本意是要去那座位于内城的武宁府,可才走出魏府,便看到长街那边有个披甲男人骑着一匹通体如火炭的大马,手中是一杆大戟,就这样静静等在这里。
        中年男人刹那之间便失神,看到此人,仿佛便看到了当年楚国还在鼎盛时期,他和皇帝陛下在那座点将台上,看着他纵马而来,一脸的意气风发。
        当时温白楼才多大,不到而立之年吧 ,
        难怪皇帝陛下当年念叨着最多的便是温白楼是天上将星下凡,是要助楚国成就不世基业的。
        一个不到而立之年便已经名震四野的将军,和一个雄才大略的帝王,两者相遇,若是没有梁溪延陵大余这三座大山,想来是能建立起来不世基业的。
        只是时势如此,怪不得什么。
        姜酆沉默片刻,沉声道:“温白楼,楚国已亡,你我都是丧家犬,一定要分出生死 ,”
        温白楼大戟在手,“若是你和我一般,自然不杀你,可你终究是吃着主人家的骨头,却还要咬上主人一口的疯狗,不杀你,我心难安。”
        姜酆笑道:“大厦将倾,自然要寻安身立命之处,即便是陛下在世,只怕也能理解我姜酆的所作所为。”
        温白楼淡漠道:“陛下能理解,那又如何,若是楚国未必,又知道了你的行迹,难不成还要护你周全,”
        姜酆沉默片刻,想起与那位楚国亡国皇帝的相知相遇,当年未曾招惹到梁溪之前,他何尝不是一心一意想着要为陛下开疆扩土,共造这万世基业。
        君臣之间,光是促膝长谈便不知道多少次,他姜酆,何曾忘过,
        可雄图霸业也好,名留青史也好,终抵不过活着两字。
        温白楼翻身下马,拍了拍那匹马的脑袋,后者一路小跑而去,然后在街角停下,温白楼不再多言,拖戟而走。
        大戟在长街上硬生生拉出一条沟壑,况且温白楼大步向前之时,更是每一步都好像有人在擂鼓一般,气势之足,显然是比那位北海江湖第****还要强烈。
        ****是独占江湖鳌头,便有了一种同境无敌之姿,****是常年身居沙场,在千军万马之中厮杀,更是有一种千军万马不可挡的气势。
        实际上两人之中,****持戟****提枪,若是生死厮杀,只怕观感会极为不错。
        只是现如今,温白楼要杀的则是那位昔年楚国国师,现如今的太清境野修。
        待到走进那姜酆身前之后,温白楼一戟横扫,姜酆若是被这一戟打中,只怕当即便要变作两半,可惜他身子一扭,身形倒退数步,大戟去势依旧,直接将长街旁的一颗有百年树龄的大树拦腰斩断,大树倒下,温白楼一踢树身,大树便向着姜酆激射而去。
        府内,那个曾经能在北海江湖里排进前十的武道巨擘,现如今已经踏上修行大道的魏仙,看着不远处长街上的场景,笑着称赞道:“那位披甲将军,当年一定是位无双猛将,在战场上只怕当得上万人敌的说法。”
        魏家家主魏迎春站在自己这个儿子身侧,他武道境界尚且不高,但眼力不差,总是见了这么个打法便该知道,这等武夫要是没有在千军万马中厮杀的经历,断然气势不会如此。
        “曾闻当年楚国名将温白楼,善使大戟,每战必身先士卒,且谋略亦是世间第一流,乃是一位真正的名将,当年楚国那位皇帝,若是没有此人,只怕也打不下那大好疆域。”
        大雨磅礴,父子两人站在屋檐下,倒是并未淋雨,魏仙点头附和,“军中战将,所选兵刃必然是以长为先,可大多用刀用枪,敢用戟的,若不是武艺绝伦,安敢如此,”
        魏迎春笑着点头,看着这一场大战,心里倒是有些舒适,虽说还指望着姜酆将那位武宁府主给斩杀,可毕竟是卑躬屈膝这么些日子,看着姜酆被人压着打,心情也不能算差。
        魏迎春开口问道:“仙儿何时去取谢淮阴的项上人头 ,”
        魏仙皱眉道:“父亲真以为那位武宁府主的人头这么好取?”
        魏迎春有些疑惑,“不是说谢淮阴不过是一介武夫,仙儿既然已经走上大道,为何不能 ,”
        魏仙洒然一笑,“我之前说是要取谢淮阴头颅,不过是说给姜酆听的罢了,今夜若是他不能走出这条长街,咱们父子便当此事再没有发生过,老老实实在宁府城待着便是,不用多费心力。”
        魏迎春紧锁眉头,神情古怪。
        魏仙并未解释,只是看着长街上那场大战,叹了口气,“若是把他放到战场上,才真是人尽其用啊。”
        长街上,一直都占据上风的温白楼大戟横扫,再度将地面撕裂出一条沟壑,对面的姜酆已经飘然后撤数十步,在长街上端坐,身前是一架古琴。
        面对着这位昔年的楚国第一名将,姜酆拨弄琴弦,发出声响,有数条银线破空而至,划开雨幕,呼啸而至。
        温白楼没有掉以轻心,他和姜酆是老相识,早在当年便知晓他是善抚琴,当得国手一说,成就了山上修士之后,温白楼以大戟作为本命法器,他便是在思考姜酆是用什么,后来转念一想,除去琴之外,应当没有他物。
        现如今交上手之后,发现果然如此。
        当那数条银线不分先后的掠至眼前的同时,温白楼脚尖在长街地面上一点,往后退去,大戟上蕴含磅礴气机,重重击向这些银线。
        同样是以气机造就,这些银线如同细针,刺破温白楼的磅礴气机,转瞬之间便来到眼前。
        这让温白楼皱了皱眉头,但随即便大戟回敲,如同一把锤子重重的锤在银线之上。
        对面抚琴的姜酆抚琴手指被割破,出现血丝。
        温白楼与他几乎是同时走上修行大道,可这一位有十余年的戎马生涯,见惯了生死,走起那条大道来,不见得会比姜酆快上几分,但实际上,总要胜出一些。
        温白楼当年领军凿阵是世间第一流,现如今成了修士,也不见得会差些。
        大戟上的月牙勾住数条银线之后,温白楼手臂上青筋暴露,却不是往后倒去,反倒是咬牙前奔,大踏步往前之时,长街上都留下了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何谓举世无双的战将,
        温白楼当得起如此称呼。
        再度临近姜酆身前,温白楼重重挥戟砸下。
        魏仙苦笑道:“回去睡觉吧。”
        魏迎春一怔,随即明白了自己儿子的言下之意,叹了口气,转身向院子走去。
        ——
        当常临抽剑,剑指那位武宁府主的同时,李扶摇在远处已经把那柄青丝握在了手中,只是仍旧一手持剑一手撑伞。
        磅礴大雨中,那个老儒士看着提剑站在远处青衫年轻人,一拂袖,便是狂风暴雨。
        李扶摇紧握青丝,一剑划破雨幕,然后便静静的看着那老儒士。
        两人的第一次试探就此结束。
        李扶摇并未显露出太多,就连那老儒士也是如此,并未显露出真正的修为境界,但既然是谢淮阴都要喊上一声先生的人物,显然不会太差。
        而且之前李扶摇已经完全可以判别,这就是一位太清境的儒教修士。
        既然如此,法器呢 ,
        三教修士打架,可不算是一般野修,法器至关重要,比如之前李扶摇在小邑楼击杀的那位太清境修士,便有一副山河万里图,这个老儒士,又会是什么,
        就在李扶摇思考的同时,老儒士的大袖微招,一方古朴砚台已经到了手中。
        随着他一只手往上托举,无数雨水被吸入其中。
        李扶摇感受着那股磅礴气机,再不犹豫,扔掉油纸伞,提剑前掠。
        老儒士自持境界高深,又觉得李扶摇不过是一介野修,初时并未在意,直到雨水如剑,滴落眉间的时候才蓦然一惊。
        可为时已晚,李扶摇一剑已至。
        剑气激荡,剑意勃发。
        就在这个时候,砚台里之前吸收的雨水尽数化作墨雨流出,在李扶摇身前弄出了一条如墨长河。
        剑刺入墨河便好似遇到了阻力。
        再难前进分毫。
        李扶摇皱着眉头,灵府里剑气大作。
        如同九天银河一般倾泻而来,气势磅礴,挡无可挡。
        老儒士总算是有些惊骇,他看向李扶摇,惊惧道:“你是剑士,!”
        李扶摇默不作声,青丝剑在墨河里难动分毫,可是背后剑匣里还有一柄剑十九。
        李扶摇这些日子虽然养剑之时故意厚此薄彼,但剑十九毕竟通灵,又是他主动选的李扶摇,故而伴随着一道响亮的剑鸣声,剑十九出鞘!
        落到了李扶摇另外一只手上。
        谁看见过这天底下的剑士左手一柄剑,右手一柄剑的,
        唯独李扶摇而已!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