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efyg.cn武威创新内容哪家比较好参考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弟弟的惊喜+甜蜜****+初夏的报复+****+发泄+疼爱+诊疗室第1节

时间:2022-09-19 06:10:57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www.efyg.cn武威创新内容哪家比较好参考网
《弟弟的惊喜》作者:annom 发表时间:弟弟的惊喜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从小我...

《弟弟的惊喜》

    作者:annom 发表时间:弟弟的惊喜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从小我就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作哥哥的新娘,我一天一天长大,哥哥也越来越吸引我。我喜欢他小麦色的肌肤,高大的强壮的身体,以及那浓厚的男人味。

    可惜我已不是小孩,我已知到我再喜欢他,哥哥也是爱不得的,既使他不是我哥我们也不可能,因为我——我是他的弟弟。

    我只能暗暗的喜欢他,再过几天是他的生日,我为他准备了一个惊喜!

    大红色的蝴蝶结,很俗但我喜欢,这可是我第一份薪金买给哥哥的。看着它我心里甜甜的。

    “小三,小三”楼下传来叫喊,我将头升出窗户,就见哥哥的死党在楼下又叫有跳。

    “干嘛呢,”我讨厌哥哥身边这些人,他们分散哥哥的时间,他们也不喜欢我,会叫我让我奇怪。

    “快下来,你哥出事了!”

    我大惊冲下楼,来不及问就被推上车。

    “我哥怎么样,”我又急又惊,问霍军。

    “你哥他,他——”

    “他——你——”我指桌霍军瞪大眼。

    “傻瓜!”

    霍军的脸,是我昏迷前的最后画面。

    头很重,眼前虽然有些物体在移动,我却总看不清.

    "小三,你醒了?"霍军对上我的眼,笑得很邪,我试着动了一下,不出予料,手脚都被捆绑着.

    "放开我."

    "好!"霍军的回答让我一楞,"你真放?"

    "当然了,只要你答应----做我们的奴隶,我就放了你."

    "王八蛋,你做梦!"知道他不是好人,我还信他,真是太苯了.等等---他好象说我们那,"不是你一个!

    "当然了,我们可是对你爱慕以久了

    瞪大了眼,看着靠近的人,又是哥哥的死党!我知道今天是无法逃离了.

    "我哥知到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不甘心的垂死挣扎,明知他们不可能放过我.

    "谢谢你提醒,我们回让你完全顺从,乖乖做只好宠物"

    我知道他们不会放过我,但没想到他们如此可怕。我被剥光衣服按趴在一张桌子上,肩碰到了桌子,臀部却翘的高高的令人羞耻的模样。

    “小三,你还是个处吧,今天哥们就叫你知道什么是男人!”

    “禽兽!”虽然动不了,但我决不认输。

    “牙尖嘴利,杨子还不让小三那利嘴帮帮你。”

    “好阿,小三你可别咬,等会还要让你爽喔!”杨子一边 Y-i-n 笑,一边拉下裤子的拉链,掏出他粗大黑亮的分身,向我走来。

    “对不起,”我突然道欠让他们都笑了,他们以为我怕了没料道我接下来的一句是:“叫你们禽兽是污蔑,你们跟本连禽兽也不如!”

    我激怒了他们,杨子巨大的男根几乎插入我的喉咙,霍军则是将水喉硬插入了我的屁眼。

    “ J_ia_n 货,我要你尝试一下什么才是连禽兽也不如”

    喉咙很痛,肛门很痛,但最痛的是肚子,被水涨得满满的却又无法排 Xi-e 的痛苦才令我泪流满面。

    “小三只要你求我们****,我就让你排放,你说好不好。”

    霍军是魔,我不想认输,不想低头,但是我真的太痛了,“求---求你们---”我十在水不出口。

    “什么,”他们显然不大算放过我。

    “求求你们让我拉屎!”我闭上了眼睛,我放弃了自己的尊严!霍军很满意,拔掉水喉我跟本无法控制的喷了出来!

    “小三很爽吧,再来一次让大家看看清楚,你的****是怎么排 Xi-
e 的!”

    “不--!”我嘶哑的吼叫根本无发令他们住手,肚子再次被灌注如水,“真的好痛,饶了我--饶-啊!”再次喷出好象连肠肝五脏都冲出体外,可惜我的苦难并没节束。

    “小三,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杨子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将他粗大的男根再次塞进我的口中,插入得比上次更深。

    “江滔你先来。”霍军用力的拍了下我的臀,“今天咱三一快操难他!”

    “他行不 ,”

    是江滔,我以为他不会加入,但他却用力掰开我的臀瓣,一个巨大发热的东西硬插如我的屁眼。撕裂的疼痛,我却叫不出声只是眼前一阵发黑。

    我以为会死,但没死,不但没死还因为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活塞运动而达到高 Ch_ao ,最后还兴奋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面前站着个人,不是霍军,不是杨子,也不是江滔,一见这人我鼻子发酸:“哥--”

    “小三怎么一见哥就哭呢,哥哥还没疼你呢,”

    我瞪大了眼看着哥脱下裤子,抬起我的腿------

    "不!”

    “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今天是我生日,哥完成你的心愿不好  ,”

    我看着我哥,想起我为他买的礼物,只觉天旋地转:“三你晕哥照样干,哥得你很久了,三----我的三------”

    “三,小三……”

    是谁在叫我 ,我怎么了 ,‘痛’!全身象被汽车碾过一样。我到底是怎么了,“啊……”试着撑起身体的我发出轻吟,体内有液体流出往下滑落的异样感觉,很怪。

    “你终于醒了。”

    松了口气的声音——好熟,我睁眼抬头。

    “哥……你还留下做什么,”

    我记得,全都记得,我被强 Ji_an 了,最让我伤心的是其中一个是我的哥哥,我从小就喜欢的,爱着的哥哥!

    “你晕了,没事吧,”

    “不关你的事,你走开。”

    爱他并不表式我属于他,可以让他为所 Y_u 为!瞪着他我真的很气!

    “走开!”

    我的心在流血,闭上眼,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梦——恶梦。

    “你也为已经结束了吗,”

    “不是吗,”

    心底冒出厄寒,一切的改变太令我震惊,无法接受。

    “当然不是,我亲爱的弟弟,****才刚刚开始呢!”

    “是吗 ,”

    我看着他,好陌生。真的,真无法相信他居然是我的哥哥,我曾经爱幕的男人。

    曾经我以为我了解他,现在才发现我真的,真的一点也不明白他,他在想什么,

    “三,哦是哥专为你准备的,喜欢吗 ,”

    我又不是疯子,怎么会喜欢他手上的****带,何况上面那可怕巨大的假男根也让我全身颤抖。

    “——不——!不要——!”

    我的身体还在痛,特别是两腿之间,最隐密的地方。他靠近,我后退想退到墙角。

    我看着床头摆放着的细着大红色蝴蝶结的礼合,再无法忍住泪如雨下,我太天真,我的心中爱一个人就是他的****就是我的****,然而哥哥催毁了一切,我的心以碎,以死!

    既使这样他任不放过我,下体上锁的****带就是物证,他的眼中那是****我的工具,对我不如叫它刑具。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